公司倒闭没钱了,但公司股东和老板有钱,能向

品牌:

类别:行业动态

经济往来中,我们是不是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交易相对方的公司欠我们钱,但这家公司没钱没资产,可是我们知道老板确实有钱,或者老板经营的别的公司确实有钱,我们起诉这家公...

经济往来中,我们是不是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交易相对方的公司欠我们钱,但这家公司没钱没资产,可是我们知道老板确实有钱,或者老板经营的别的公司确实有钱,我们起诉这家公司,即使胜诉了,也拿不到钱,怎么办?怎么让这些狡猾和不守信用的老板还钱?这真的是法律漏洞吗?坚果法库将在本文中为您解答这些问题。

我们都知道,公司和股东都是独立的民事主体,公司的债务由公司承担,股东的个人资产亦与公司无关,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承担有限责任,即在认缴注册资本范围内承担责任。现实中,很多经营者故意利用该规定,注册公司,利用该公司恶意对外订立合同、恶意负债,收益转移到公司老板或老板的其他公司,损害他人合法权益。

针对该现象,我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该规定称为“公司人格否认”或“揭开公司面纱”,通俗讲就是如果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则法律不再承认公司人格的独立性,股东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该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已被应用,但由于法律条文规定相对原则,什么条件才构成公司人格否认,实践中争议较大,导致债权人的主张很难被法院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11月8日公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明确了公司人格否认的情形及认定标准,具体如下:

一、人格否认——人格混同

认定公司人格与股东人格是否存在混同,最根本的判断标准是公司是否具有独立意思和独立财产,最主要的表现是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混同且无法区分。在出现人格混同的情况下,往往同时出现以下混同:公司业务和股东业务混同;公司员工与股东员工混同,特别是财务人员混同;公司住所与股东住所混同。

在认定是否构成人格混同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
(1)股东无偿使用公司资金或者财产,不作财务记载的;
(2)股东用公司的资金偿还股东的债务,或者将公司的资金供关联公司无偿使用,不作财务记载的;
(3)公司账簿与股东账簿不分,致使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区分的;
(4)股东自身收益与公司盈利不加区分,致使双方利益不清的;
(5)公司的财产记载于股东名下,由股东占有、使用的;
(6)人格混同的其他情形。

二、人格否认——过度支配与控制

公司控制股东对公司过度支配与控制,操纵公司的决策过程,使公司完全丧失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的工具或躯壳,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应当否认公司人格,由滥用控制权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实践中常见的情形包括:
(1)母子公司之间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
(2)母子公司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交易,收益归一方,损失却由另一方承担的;
(3)先从原公司抽走资金,然后再成立经营目的相同或者类似的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
(4)先解散公司,再以原公司场所、设备、人员及相同或者相似的经营目的另设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
(5)过度支配与控制的其他情形。

三、人格否认——资本显著不足

资本显著不足指的是,公司设立后在经营过程中,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数额与公司经营所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匹配。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及的经营,表明其没有从事公司经营的诚意,实质是恶意利用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把投资风险转嫁给债权人。
新的问题来了,规定是有了,但要怎么运用?怎么证明负债的这家公司人格否认呢?坚果法库通过亲身代理的一起案件为大家解说。
某服装公司老板甲,成立两家服装公司A公司和B公司,是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中A公司股东为其妻乙,B公司股东为丙和丁。甲一般以B公司对外采购服装原材料用,以A公司销售,两家公司注册地址相邻,但实际经营地址一致。皮革材料供应商C公司长期向B公司供货,B公司累计拖欠C公司货款300多万元未归还。C公司向甲催讨,甲曾以个人名义向C公司出具一份欠条,但仍以各种理由拒不归还货款一事。C公司知道B公司已被多家供应商起诉,没有任何还债能力,但A公司业务经营正常,甲具有还款能力。
北京程阳债务追讨公司律师接受C公司委托后,初步分析甲的一系列行为可能构成债务加入和公司人格否认。为此,根据C公司陈述,从C公司老板的手机查看甲的微信,发现甲的微信名就是A公司和B公司,朋友圈中经常发有关A公司和B公司的情况视频、图片,甲与C公司老板的微信聊天亦确认其是该两家公司的老板。律师调查A公司和B公司的工商内档得知,乙与丙、丁和身份证地址一致,两家公司留在工商档案中的联系人和联系电话均为丁。从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查询得知,B公司的财务曾多次代表A公司参与涉及A公司诉讼。本案诉讼中,律师申请法院查询B公司银行流水得知,B公司的银行账户与甲、乙、A公司的账户有频繁款项往来。最后法院判决认为B公司存在人格否认情形,由甲和A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从这个案例,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出,如果要主张公司的人格否认,可以从以下途径获得证据:

1、微信。微信在越来越成为我们工作、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的时候,也蕴含着大量的信息和证据。如上述案件,甲老板即在信息中确认欠款,在微信朋友圈中晒自己的两家公司情况,这些都是证明其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有利证据,同时也可证明人格混同中的人员混同。但微信身份毕竟是虚拟身份,在作为证据前应先确认微信使用者的身份。

2、工商登记资料。首先应当感谢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企查查”、“企信宝”等手机APP可以查询到一家企业的基本信息(相当于工商登记部门的外档资料)。我们如果怀疑两家公司存在关联,可以在APP中查询两家公司是股东、注册地、高管、联系人等是否一致,“变更记录”中股东、注册地、高管等信息是否曾经一致。这些均可以为我们的初步判断提供依据。为了进一步查询两家公司之间的关联性,我们可以通过到工商登记管理部门查询内档,获得进一步的证据资料。如上案例,A、B两家公司股东虽然不一致,但股东之间的身份地址一致,这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亲属关系。

3、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2012年以后,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除涉及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外,均在该网站公布。既然老赖们赖账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那么当被告也是家常便饭,在裁判文书网上可常见他们的“业绩”。老赖们还有另一特点,就是舍不得花律师费,当被起诉时就亲自或指派公司员工代表出庭诉讼,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而指派的员工一般都是公司财务或办公室负责人等心腹。这样就会在裁判文书中留下他们控制的多家公司共同员工的信息。这也是人员混同的有利证据。

4、银行流水记录。大部分企业主均把公司视为自己的口袋,缺钱就从公司里拿,公司缺钱了就从自己或其他关联公司中转入,而作为准备赖账所用的“壳公司”账户中基本是长期没有存款。而这些“壳公司”与股东、实际控制人、关联公司之间的银行流水记录就是证明公司人格否认中财务混同或过度控制的最直接证据之一。

5、其他可以证明被告公司沦为控制股东工具和躯壳的证据。

案件各有不同,寻找公司人格否认的证据亦有所不同,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已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可以根据规定内容,咨询专业律师,让老赖无所遁形。

相关产品